皇冠登三出租:马丁尼

散文

我和K是在Noir et Blanc相识的,是一间老旧且窄小的地下酒吧,由于店的驻扎点十分隐密,店鲜少人光顾,尽管空间的受限,店里仍放了一架直立式钢琴。我因为一场大雨而停憩于此,在等候雨停的期间,店里正在播放著Cigarett After Sex的?Apocalypse?,我随意点了杯调酒,坐在吧台无心的翻阅著随手放在包里的文库本,内容极其无聊,倒是一旁的K与调酒师的对话不断地萦绕于耳畔,K自称他得了一种疾病,一种视野里除了黑白以外没有任何色彩的病,以现今的医疗技术是无法挽回的。

「这是您点的内格罗尼,主要以苦、甜为基调的重酒感系调酒。」调酒师替这杯赤红的调酒做了简短的介绍。

红色。充满诱惑性危险度极高的艳红,是如正值血气方刚冲劲十足的青少年,是如奔放自我的烈火,是如那按捺不住蠢蠢欲动的爱欲,适宜浅尝,过多则使人无法自拔,沉沦于无限的深渊,内心明知的禁欲却又十分渴求。正如其色的内格罗尼,先前由苦感带来前所未有的 *** 感, *** 后随之而来的是愉悦的甘甜,甜而不死,两者浓烈对比之感互相融合,似红蔷薇在凋落的最后展现出最华丽的演出,带来满是后劲的酒感。

「由于在一位名叫内格罗尼伯爵的要求之下,调酒师替换了原本酒谱里的苏打水,取而代之的便是琴酒,以提高到伯爵喜爱的鸡尾酒的烈度。」K转向我补述了故事缘由。

K的面容端正,但长相并非特别突出,却拥有一对迷人的浅褐色眼睛,穿着深蓝色的高领貂绒毛衣,灰黑色西装裤再搭配一双EDWARD GREEN的皮鞋,身上所穿戴的衣物饰品看似皆价格不菲,是位对于时尚有所品味的人。

「妳是绿色的。」K将手上的万宝路牌香烟于烟灰缸中捻熄并瞇起那魅惑的双眼直盯着我说。

我锁紧了眉头以代表我的疑问。

「妳是绿色的,沉稳且低调、温和又实际的绿色,与刚才的内格罗尼呈现出极大的对比,两个极端的性格相互产生冲撞,它的疯狂并不符合妳,但或许格外的搭配。」

「无意冒犯,但你不是看不见颜色吗?」或许是酒精的加持,或许是赤红的晕眩,又或许是厌恶了不断伪装的自己,我做出了不符合自己评价的行为。

K勾起嘴角,展露出他那深邃的酒窝。

「妳看黑白照片时脑海中出现的画面只有黑白吗?」

「并没有。」我回想了一下并答道。

「那么我也是相同的,毕竟我们都是人。」 「什么意思?」

「人是个傲慢且愚蠢至极的生物,当我们经历过一种官能上的体验,我们便会对此感受坚信不疑并使其成为自己的一部分,往后的所见所闻都早已画上你潜意识里的印象了,你将会开始自以为是的替事物画上颜色标签归类。

其实我们人都是被染上了一种名为社会的颜色,但同时我们也是那沾染他人的颜料。」

K将杯子里的酒一口饮尽接着说道。

,

皇冠登三出租rent.22223388.com)是皇冠(正网)接入菜宝钱包的TRC20-USDT支付系统,为皇冠代理提供专业的网上运营管理系统。皇冠登三出租系统实现注册、充值、提现、客服等全自动化功能。采用的USDT匿名支付、阅后即焚的IM客服系统,让皇冠代理的运营更轻松更安全。

,

「到头来,每个人都是自己的奴隶,妳不会非常厌恶这样的自己吗?」

是的。我非常厌恶。

「我厌恶著别人一味的将自我强加于我身上,但同时也更加厌恶默认这样的自己。」呼吸逐渐开始急促了起来,头不断地传来阵痛。

「很有趣,多说点。」K把身子转向我

「身边的人不过就是自以为是了解自己罢了,一旦发现自己偏离与他所期望的或不属于世俗主流再擅自失望,强迫你一定要染上跟他一样的颜色,否则你将被定为污秽,毁坏了他们虚伪的纯净品质。」

「妳要跟我一起殉情吗?」那仿佛看透一切的双眼,看似多么地完美无瑕,炯炯动人。

或许这样也不错,想要陷入一次那样的疯狂,即便只有一次也好,好想要体验堕落的感觉,想要空壳被填满,想要替换掉这躯腐肉,撕裂一切自我,什么都无所谓了,什么都......

红色绿色黄色蓝色黑色,我都将不被沾染,也再也没有机会被沾染,那自己究竟归属于何处,过往一切的努力皆化成空,立足点遭抹灭。

「我不想失去颜色,我只想要换别种颜色,就算是社会的颜色也好,被称之为贪婪、狡诈也无所谓,只要能覆蓋过丑陋的真实的自己就好,我还想要被看见,还想要被认定为正常的社会色彩。」不知不觉,眼泪早已滑落脸颊,全身直冒冷汗,不停地颤抖,是一种愤慨,亦或是一种懦弱的象征。

「看来我们的目的并不一样呢。」

「喔,顺带一提,这不过就是像蜕皮一般罢了,本质上依旧无法改变的,只会更加污肮脏而已。」K莞尔一笑,披上黑色毛呢大衣,便起身离开了。

最后我成了店里仅存的客人,我坐在吧台,凝视著杯里的冰块逐渐融化,赤红的颜色也逐渐褪淡。

后来我成为了Noir et Blanc的常客,平均每个礼拜就会来光顾一次,但从那次之后就再也没有与K相遇过。

约莫一年后,我从店主口中得知,K原本是Noir et Blanc的常客,就在我首次光顾的那天夜晚,他在自家上吊自杀身亡了。K生前是名画家,一位名声极为显赫的画家,在罹患只见黑白的病后,就开始固定到店里点不同色彩的调酒品尝,说是每尝完一种颜色,便能重新获得它,但最终只有发现自己仍然不断地被脑里的潜意识所绑架著,于是他想到只有一种颜色,一种他此生从未拥有过的颜色,那是一种让他再次体验崭新的颜色,他要得到它,他渴望得到它,他必须得到它,就在剩下最后一种颜色的那一天,他到店里点了他最终的祈望,饮尽后便自杀了,又或许其实是死亡的那一刹那才可谓真正的获得。

对于K丧失了色彩的这项病,不知究竟是命运剥夺了他的色彩,亦或实则是赋予了他重新审视色彩的机会,但K依旧受到潜意识的宰制,再次沾染了名为社会的颜色,至少在最后,不,对他而言或许是个全新的起点,他终将得偿所愿了。

我坐在Noir et Blanc的吧台,凝视著酒杯里的马丁尼,心想着这就是K所渴求的,清澈透明、象征一切自由不受任何束缚,多么地高尚纯洁的马丁尼,。

「Cheers。」我举杯向K致敬。

继承 孙盛希跑趴 闪亮亮时尚感

  • 评论列表: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